信用债违约风波持续:近400亿债券取消发行,更有企业发债成本超7%

“现在大家比较谨慎,都在观望中,本来这周有几个要发行的项目,都取消了。”上海某券商债券承销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感叹道。这是自11月10日永煤债违约后信用债市场的现状,大面积取消发行、信用分层加剧、整体发行利率上行、基准利率和信用利差走高……永煤债违约冲击波持续蔓延。

记者查询Wind数据发现,11月10日至11月19日之间,共有52只债券取消或推迟发行,涉及规模达398.8亿。而在11月前9个交易日,仅有16只债券取消或推迟发行,规模约74亿元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永煤债的违约使得市场对国企的“信仰”进一步受到冲击,投资者开始对资质较弱的国企进行排查,再加上非银机构的准入和价格要求都有提高,导致一级市场债券融资出现困难,发债难度上升,特别是弱资质的产业债和城投债。

而每一次风险事件的发生,都将促使市场重塑风险定价体系。业内的共识在于,此次违约事件将使得市场从“认机构、看牌照”向综合考虑抵押物品质和交易对手方信用的市场化机制切换。这意味着,不同评级的主体机构之间的信用利差将持续扩大,低评级主体的融资成本会进一步提高。

信用债大规模取消发行

时隔两个月,信用债市场再现大面积取消发行,但和上次债券市场调整不同,此次则是因为债市风险性事件的发生。

11月10日,“20永煤SCP003”债出现违约,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当日便陆续有发行人叫停债券发行。比如,“20临汾06”10日公告称,由于近期债券市场波动较大,为合理降低发行利率,控制公司融资成本,经发行人、主承销商、律师及投资人协商一致,决定择期发行本期债券,具体发行时间另行确定。

到了11月13日,取消发行规模达到高峰,记者统计,当日有95.5亿元的债券取消或推迟发行,明显高于11月前9个交易日的取消规模总和。而随后的16日和18日,由于市场投资情绪整体欠佳,债券取消发行情况加剧。从11月10日到19日,共有398.8亿元规模债券取消发行。

“这轮信用债违约发生后,大家目前都在观望,像资质一般的地方国企,都需要靠银行了,非银的准入和价格要求普遍提高了。”前述上海某券商债券承销人士对记者说,比如之前可以看AA+评级的,条件上升到AAA。

北京某券商投行部人士也对第一财经称,“当前市场投资情绪比较谨慎,再加上估值上升太快,一些发行人还没有调整预期,给的一级发行区间过低,这也导致了发行的失败。”

比较已经取消发行的债券,可以发现,其中大多以地方国企为主,多为弱资质的产业债和城投债。前述北京某券商投行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永煤债的违约引发了投资者对过剩行业企业的担忧,其中资质较弱的主体信用债发行比较难,尤其是和违约债券行业相近的,且处于同地域的。

比如,与永煤控股来自同一地区的河南省交通运输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取消发行一期18亿的中期票据“20豫交运MTN007”;同样是煤炭龙头的山煤集团取消发行了一笔8亿元的短融“20山煤CP005”;还有晋能集团取消发行了一期5亿元的中票“20晋能MTN019”。

“现在受影响比较大的,就是违约集中发生的区域,如东北、河南,以及之前有过风险企业的区域,包括河北等;相较之下,整体财力较为雄厚的区域,广东、浙江会小一些。”北京某评级公司评级总监对记者说。

而为了“安抚”市场情绪,日前,曾在2016年为山西煤企发债“站台”的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再度“出马”,在11月18日召开的山西省属国企和金融机构专题会议上作出一系列表态,称省属国企的存量债务,无论资产归属在省属国企间如何变更,对金融机构的信用保证不减少。

更早之前,11月14日,山西省国有资本运营在《致山西省属企业债权人的一封信》中指出,将继续加大省属国有企业债务风险防控力度,做到提前15天预警,并调动省属国企形成合力,形成强大资金池,在山西国资运营公司强力协调下,山西国有企业有足够的实力,确保到期债券不会出现一笔违约。

“尽管有地方表态,但现在市场情绪没有明显好转,近日山西方面的发言,也仅仅是止住了卖盘,但还是没有买盘。”前述北京某券商投行部人士说道。

目前,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以永煤债为代表的AAA级企业的违约激化了投资者对河南及其他省份弱资质国企的担忧,特别是同样债务负担较重、债券集中到期压力大的煤企、能源企业,如豫能化、冀中、平煤等。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也表示,当前市场对央企(除校企等企业)、城投品种仍具有期待,但国企信仰已风雨飘摇。在基本面并不出色、债券发行短期化、地方政府支持不确定的背景下,部分僵尸国企的风险或在积聚,“僵尸国企”风险可能已经卷土重来。

部分企业发债成本明显上升

除了大规模取消债券发行外,信用债市场上,受“国企信仰”动摇影响,信用分层也在加剧,一些弱资质主体的信用风险溢价明显走阔,发债成本出现上升。

“现在基准利率和信用利差都在走高,整体发行利率正在上行。”前述上海某券商债券承销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说。

这在相关数据上有直观体现。Wind数据显示,自11月以来,公司债发行利率逐步走高,第一周(11月2日至8日)发行的票面利率仅为3.6843%,但第二周(11月9日至15日)的发行利率就上升至4.3142%,到了第三周(11月16日至今),发行利率突破5%,为5.4129%。

另外,正在发行的债券中,有16只债券的票面利率在4%之上,其中广西柳州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的一期2亿元的公司债“20柳建05”的票面利率更是高达7.3%;金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20金辉03”以及广东省联泰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20联泰01”票面利率均超过6%,分别为6.95%和6.5%。

实际上,对于部分企业融资成本的高企,市场并不意外。毕竟每一次风险事件的发生,都将促使市场重塑风险定价体系。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分析,永煤信用债的违约,使得市场对国企的信仰进一步受到冲击,当信用债不再是信仰债的时,流动性和信用分层将进一步演化。

“尽管目前违约潮中国企违约比例较低,但随着国企弱信用风险渐露,国企信用债或重定价,而本身目前较低的信用利差保护不足,国企信用利差或走向分化。”有业内人士直言。

据中信证券统计,2020年年初至今,央企、国企利差分位数已分别下降24%、22%,压降到23%和5%,绝对值分别为58BP和72BP,利差保护相当有限。“考虑到国企的基本面条件,隐含的政府支持普遍不如央企,市场对国企的挖掘或已透露了过度乐观的预期。”

未来,业内的共识在于,信用债市场将会持续经历估值重构。国泰君安固收团队分析称,“国企信仰”被冲击下市场对资质下沉更加谨慎,弱资质主体信用风险溢价以及流动性溢价可能都将走扩,而优质稳健主体将更受追捧,信用分层的局面可能会体现得更加明显。长期而言,不断打破刚兑信仰是必然趋势。

同时,国泰君安还表示,国企板块受到冲击的背景下,边际上城投与地产板块的挖掘性价比在提升,但这两个板块的尾部主体同样不建议做较多下沉。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TAG标签:

文章标题:信用债违约风波持续:近400亿债券取消发行,更有企业发债成本超7%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yangxw.cn/newszx/44115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

濮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