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面和陌生人做了(在酒店被迫和陌生人上床,我不停哭喊他却兽欲十足在我身上舔弄……)

这里写的在外面和陌生人做了(在酒店被迫和陌生人上床,我不停哭喊他却兽欲十足在我身上舔弄……),今天,小编要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内容在外面和陌生人做了

金帝大酒店。

包间里,夏小玖撑着晕乎的脑袋瓜子打盹,忽地对讲机发出“哔”的声响,接着传来说话声:“林慕兮,1818房客人需要送酒……”

夏小玖倏地睁眼,瞄了一圈,包间里就她一个人,慕兮还没回来!

杜芊芊和他爸闹掰了,非拉着夏小玖到林慕兮上班的金帝消费解气,那丫头把酒当水喝,结果醉得厉害。

林慕兮送她回家,临走让陪喝了好几杯的夏小玖在这里休息,有事帮她顶会儿。

拉开包间的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通道里,除了炫目的金光,没看到林慕兮的人。金帝的客人是不能久等的,看来只能帮她去送酒了。用冷水洗过脸后,感觉清醒了,整理好身上的长裙,夏小玖便去送酒。

很快到达18层,跨出电梯,她莫名打了个寒颤。深呼吸几次,她开始搜寻1818房。

突地,天空一个惊雷炸响,走道里的灯瞬间熄灭,到处陷入一片黑暗。

夏小玖吓了一跳,前后望望,通道里除了安全灯发出幽幽的绿光,再也看不见其他。

要不要这么倒霉,这不是禹城最顶级的大酒店么,也会发生断电这种事?

她一向最怕黑暗,肝儿颤得厉害,抱紧手里的红酒,借着安全灯的微光,终于找到了1818房,清了清嗓子,她抬手敲门:“客人,您的酒到了。”喝过酒,嗓子沙哑得像变了个人。

“进来。”

隔着房门,隐隐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

夏小玖扭开门把,黑暗中根本看不见房间里的样子,只能隐隐看见偌大的落地窗前,有一个高大的身影。鼻子特灵的她,瞬间闻到了烟味还有女人特有的香水味。

夏小玖站在门口,轻声道:“先生,您的酒……”

“拿过来。”

男人的声音冰冷中染满压抑的怒气,整个屋子似乎也冷凝了不少。门口的夏小玖莫名觉得背心一凉,她不敢进去。

久不见人进来,霍翌铭嚯地转身,口干舌燥得心烦,身上怪异的热一阵强过一阵,他冲了五次冷水,还是无济于事。

该死的,竟然敢对他下手!

“让你把酒拿过来,你是聋了?”高大的身形往门口快速移动。

“先生,可不可以……麻烦你自己来拿一下。”男人明显愠怒的声音令夏小玖狠狠咽了口唾沫,紧张得死死抓住酒瓶。

说话间霍翌铭已经走了过来,伸手去拿酒,夏小玖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讶异间,手里被大力拉扯,一个没站稳,她顺势往前扑。

“啊……”惊呼声中,她扑到了一具火热的身体。

突来的重量霍翌铭始料未及,向后倒退了一步,脚下不知绊到什么东西,高大的身形直直摔倒在地上。

女人娇弱的小身板跌趴在男人的胸膛,四片唇贴得正好。

触电了一般,两人怔住。

今天到底是什么倒霉日子?

霍翌铭烦躁地本想一把掀开身上压住他的女人,可女人凉凉的,软乎乎的身体,仿佛磁石一般牢牢吸住他,脖颈里淡淡的花香似用红酒浸泡过,魅惑醉人。他真的醉了。

滚烫的身体仿佛遭遇了清凉的甘泉,他舍不得把这抹清凉推开,只想捉住这抹清凉让自己彻底脱离苦海。

长臂不受控制地一卷,直接将女人的小身板搂进怀里,柔软清凉抱满怀,他更加不满足了,只想把这抹清凉融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干涸的薄唇感受到女人水润的唇瓣,他毫不客气吻住。

怎么会这样……

她只是来送个酒而已……

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醇香的红酒味来势汹汹,让她措手不及便已失去了自己的呼吸,夏小玖心下大骇,“放开……这位先生,你不可以这样……”拼命扭着脑袋想要躲过男人的侵犯,但她怎么也逃不掉。

腰间仿佛被钢筋铁索勒住,身上似乎有一座大山压着,让她动弹不得。

因为缺氧脑袋里已经晕晕乎乎,残存的意识让她害怕地哭泣,“呜……求求你,不要这样……求求你放过我……”

然而,耳边女人的哭喊丝毫不起任何作用,发现美食的野兽怎肯松口?

霍翌铭从来不屑去强迫一个女人,只要他愿意,多的是女人主动爬上他的床。

他知道自己被人下药了,可是这个女人更像是一种剧毒,她求饶的哭喊似带着魔力一般更加挠心挠肺,让他自傲的控制力顷刻间消失。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今晚,必须占有她。

危险让夏小玖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男人忽地被他掀倒在一边,她连滚带爬往门口逃。

谁知,男人反扑得快如闪电,一把抓住她的脚踝拖住,高大的身躯再次压下来。

猩红了眼的女人张开嘴巴,“啊呜”就是一口,也不知咬到了男人的哪里,只听他闷哼一声,但却丝毫没有松开她。

低哑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息:“乖点,嗯?我会补偿你……”

哗啦——

清脆的布料被撕裂的响声。

“啊……”女人的尖叫声很快淹没在男人的嘴里。

窗外雷声更大。

暴雨铺天盖地而来。闪电像魔鬼的爪子时不时划过,照亮黑暗的天空,片刻的光亮,照进落地窗,床上纠缠的男女时隐时现。

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

昏暗静谧的房间里,大床上一角娇小的人儿动了动,许久又没了动静,不知又过了多久,才勉强撑着身体坐起来。

全身酸痛得仿佛被车轮碾压过,张了张嘴,喉咙喊得干哑了。夏小玖狠狠抱住自己,泪水滚滚而下。

安静的屋子里能清楚地听见男人绵长的呼吸。借着窗外投进的微弱光芒,能看见男人的后脑勺及一只露在外面的小腿。

这个畜生!

是他毁了她的清白。夏小玖猩红的眼里迸射出恨意,指甲深深陷进肉里。

拍照报警?不,她没有勇气让警察介入,甚至和他闹上法庭弄得人尽皆知。

杀了这个畜生?

只可惜连只鸡都不敢杀的人,她哪里敢对一个大活人动手。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咬牙吞下自己的屈辱,抖索着下床,找到了自己破碎不堪的裙子穿上,跌跌撞撞出了金帝。

一个月后。

夏小玖在一家名为“天长地久”的婚庆公司上班,快下班了,猛然间听到同事在传E.K国际总裁霍翌铭不近女色因为他是GAY。

这可怎么得了!

霍翌铭可是她未来姐夫,她姐知道了家里要翻天了。不敢多作停留,她赶紧往家跑。果然,一进家门就听见呼天抢地的哭声,客厅里已经被砸得乱七八糟,夏安安披头散发坐在地上,头埋进沙发痛哭。

夏宏德坐在一旁,脸色很难看。

茶几上的平板首页正是霍翌铭放大的俊脸。夏小玖一把拿过来点进去,所有内容都被删除了,霍家的动作还真是够快。

“姐……”

“滚开!你滚开!”夏小玖伸手去扶夏安安,却被她掀得一个趔趄,“我不嫁,我要退婚!”

退婚?她舍得?

未来姐夫霍翌铭可是商界巨鳄,E.K国际总裁。

他掌握着富可敌国的财团,更是站在金字塔顶端指点江山,操控人生死的王者,不仅如此,他俊美妖冶的五官长相更是令男人恨不得自戳双眼,女人为之疯狂。

想当初她姐和霍翌铭有婚约时,兴奋得一个星期睡不着觉。之后又担心狂蜂浪蝶太多把他给勾搭去了,恨不得他立即娶了她。现在就因为一个娱乐八卦真的要放弃不嫁了?

“姐,你不要冲动……”

“不能退婚,明天你必须嫁!”夏宏德双眸微红起身上楼,女儿的伤心欲绝他看不下去,老爷子电话里的声音现在想起都背脊发凉,霍家他们得罪不起。

“明天?这么急?”夏小玖愕然。

夏安安哭得撕心裂肺。

“姐,事情都没有弄清楚,你先冷静……”

“给我闭嘴!”夏安安猩红了眼睛,“夏小玖你以为我是猪脑子?如果那只是一个八卦,霍家人为何突然这么着急要我过去?而且没有婚礼没有酒宴,什么都没有!不是心虚是什么?事实就是霍翌铭真的是个GAY!”

“……”夏安安说得不无道理,夏小玖无言以对。

“你就巴不得我嫁过去守活寡好让全世界看我笑话是不是?”

“我没有……”

“你有!你就是恨我平时欺负你,这回终于可以出气了!”

“姐……”

“反正喜欢男人的变态我不稀罕嫁,你稀罕你嫁……”突地,夏安安噤声,腥红的眼睛犀利地盯着夏小玖。

“姐……”夏小玖后背发麻。

夏安安一把拽住她的手,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对,就是你嫁,明天你嫁过去,我们一家同样相安无事。”

“你已经是残花败柳了,横竖没人要,去霍家换我的美好人生和爸的平安到底还能有点用处……”

夏小玖身体一僵,一张脸苍白得难看:“夏安安,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以为某天大半夜你衣不蔽体失魂落魄偷偷回家就没人知道?分明就是被人糟蹋了!”

仿佛晴天霹雳,夏小玖险些坐不稳,本以为那个痛彻心扉的夜会是她一辈子的秘密,时间会给她疗伤,原来夏安安早就知道了。

真是她的好姐姐啊,对她的痛没有一丁点同情,今天反倒成了她将她推出去当炮灰的筹码。

“不是我狠,我说的是实话,你已经脏了,别指望宋亦玄能要你,好歹为我和爸做点事就当赎罪,赎你害死妈妈的罪,否则我不敢保证明天所有人都知道你被人强暴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在外面和陌生人做了(在酒店被迫和陌生人上床,我不停哭喊他却兽欲十足在我身上舔弄……)的相关内容如下:

TAG标签:

文章标题:在外面和陌生人做了(在酒店被迫和陌生人上床,我不停哭喊他却兽欲十足在我身上舔弄……)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yangxw.cn/newszx/473405.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

濮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