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动物系列之一:人与驴

人与动物系列之一:人与驴,人与动物系列

据学者们考证,驴子为人类服劳役已有近五千年的历史了。五千年的风风雨雨,兴兴衰衰,人类已从蒙昧时代步入了文明时代,而驴子仍然是驴子,这不能说是绝对公平的。然而考虑到人类社会每前进一步所付出的代价,这也不能说是绝对不公平的。

一般来说,驴子是从事体力劳动的,这就为其不幸的待遇定下了基调。著名的阴谋家赵高赵老先生就玩过“指鹿为马”的把戏,但他没有说鹿就是驴子;老聃西出函谷关时骑的是青牛而不是驴子;更有甚者,一头聪明的驴子顶不了一匹双目目失明的老马的用场,所谓“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足见驴子不但登不了大雅之堂,而且连做殉葬品的资格也没有了。于是不幸的驴们只好在喝叱声中拉车,昏天黑地地推磨。

然而比起推磨,拉车的驴子就风光多了。虽则生活在烈日和皮鞭的阴影下,但毕竟抬头是天,低头是地,可饱览沿途风景,可作长途旅行,偶尔诗兴大发,即放开喉咙吟诵一通,人类听得不耐烦了,大不了骂一声“骚驴”,抽上两鞭了事。推磨的驴却不同,一进磨道里,聪明的人类就给其戴上眼罩,再套入轭里,一声喝叱,黑暗的旅程从此开始。直到走得精疲力竭,也走不出那个神秘的圈子。

也有聪明一点的驴子。一则类似寓言的故事说,有一驮盐的驴子,疲惫不堪,过河时不幸驴失前蹄,跌倒水中,苦苦挣扎了一番,站起来时发觉背上大为轻松,窃喜。次日驮棉花过河,便故意倒在水中,却再也未能起来。于是它成了死驴。于是人们便大骂这头不幸的驴子,批判它的经验主义。其实淹死在经验主义长河里的,何止是一头驴子呢!

倒是柳宗元先生笔下的那头驴出尽了风头。它被断定“无可用”之后,虽遭流放,却获得了真正的自由。于是饥餐鲜美丰茂的青草(不是鲍翅熊掌黄金大宴),渴饮清泉(非白兰地人头马),困则眠于林荫之下(亦非五星级宾馆)。一次它引吭歌,甚至吓跑了老虎。后来虽在技穷之后沦为虎的腹中之物,但作为唯一吓跑过老虎的驴子,它是值得骄傲的;或者说,它简直就是一个失败的英雄。

壮哉斯驴!

人与动物系列之一:人与驴的相关内容如下:

TAG标签:

文章标题:人与动物系列之一:人与驴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yangxw.cn/newszx/474307.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

濮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