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民办校校长被判刑后改判无罪,被关千余天获赔近50万

河南省洛阳市华林学校举办者、原校长吴乃信,近日收到了洛阳瀍河回族区法院的496232.2元国家赔偿。

吴乃信曾被以犯职务侵占罪判刑六年,后获改判无罪,共遭羁押千余天。洛阳中院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瀍河回族区法院支付吴乃信被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396232.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共计496232.2元;瀍河回族区法院在华林学校范围内为吴乃信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吴乃信 资料图

今年74岁的吴乃信称,他被错判,系因民事案件遭到刑事干预。而法院作出的无罪判决认为,根据刑法的谦抑性原则,利益相关人可通过民事途径救济自己的合法权利,吴乃信的行为无刑法追究之必要,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从被抓到无罪,遭羁押千余天

华林学校创办于1997年,是一所集小学、初中为一体的民办学校,在洛阳市有一定知名度和规模。

洛阳市华林学校  

司法文书显示,2015年8月9日,吴乃信被洛阳市公安局东关分局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刑事拘留,同年9月15日被取保候审。2016年5月20日,吴乃信再次被刑事拘留。2017年4月10日,瀍河回族区法院以吴乃信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责令吴乃信退赔洛阳市华林学校1435868元。

吴乃信上诉,洛阳市中院认为原审判决部分事实不清,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19年3月11日,吴乃信被取保候审。2019年5月20日,瀍河回族区法院作出判决,认为根据刑法的谦抑性原则,利益相关人可通过民事途径救济自己的合法权利,吴乃信的行为无刑法追究之必要,不构成职务侵占罪,判决吴乃信无罪。吴乃信仍上诉,瀍河回族区人民检察院抗诉,被洛阳市中院驳回,裁定维持原判。

吴乃信说,他共丧失人身自由1062天,自己被错判,系因民事案件遭到刑事干预。

他说,该案源于他和金明灿的纠纷:创办学校不久,学校收到的金明灿多笔款项,究竟是借款,还是股金?因双方曾是好友,当时只是口头约定,并未立书面协议,如今说法相左。

吴乃信说,金明灿到洛阳市公安局东关分局举报后,他和在学校当出纳的女儿吴俊霞被以涉嫌职务侵占刑拘。“一个多月后,我和女儿被取保候审,他们让我和金明灿协商。后来没谈成,我再次被抓起来。”

吴乃信再次被抓后,金明灿接管了学校。

“有领导受贿被处理”

关于该案的部分细节,律师李春江2017年3月31日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称:吴乃信再次被刑拘后,他代理该案。当时,案件承办人明确表示,公安已经查明学校不是吴乃信自家的,本案不但涉嫌职务侵占,还有吴乃信儿子、女儿涉嫌挪用公款、隐匿会计账册的事正在查,随时都可能被采取措施,最好配合把学校印章交给学校,把该退还的钱退还,取得金明灿的谅解,才可上报递交的取保候审申请,否则,取保不可能。与金会面后,经与委托人及其家属协商,他与对方签署了《关于华林学校举办者之间的协议书》。拿到协议书、学校印章和相关资料后,金明灿却不签谅解书。

材料显示,李春江提到的协议书系2016年7月5日签订,承认金明灿是学校出资人和举办者。

10月13日,李春江律师告诉澎湃新闻,上述情况说明确实是其出具并且签字的,当时是为了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

10月12日,吴乃信案件承办民警告诉澎湃新闻,这事情相关部门已调查多次,“都告过多少次了”、“纪委检察院都查过”,有局主要领导在此事中受贿被处理,但案件本身的办理并没有问题,警方未施压让吴乃信找金明灿和解。

吴乃信再次被刑拘后,他曾被指是“同案犯”的女儿吴俊霞再未被抓,也未一起同他被公诉。直到吴乃信被判无罪后,家属申请明确吴俊霞“有无罪”,2020年7月9日,洛阳市公安局东关分局出具了对吴俊霞的终止侦查决定书。

学校权属之争

2016年7月拿到协议书、学校印章和相关资料后,当月,金明灿到洛阳市教育局提出申请,后者为华林学校颁发了新办学许可证,举办者吴乃信变更为“吴乃信、金明灿”,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金明灿,校长变更为呼延占中。

对此,当时已失去自由的吴乃信提起诉讼,洛阳铁路运输法院判决撤销新办学许可证。被告洛阳市教育局及第三人华林学校、金明灿不服上诉,郑州铁路法院判决维持原判,三者向河南省高院申请再审。2019年12月18日,河南省高院判决,确认洛阳市教育局为华林学校颁发新办学许可证的行政行为违法。

10月12日,金明灿对澎湃新闻称,自己当初的钱是投资,“我投资、他管理”,说好收益“二一添作五”,是吴乃信说话不算话。对于吴乃信也有投资,金明灿称吴乃信投资的钱是借他的,“他1996年为儿子的事借我10万,一直都没还我。”

对此,吴乃信称,1996年元月,自己确因家事借过金明灿10万元。学校是自己1996年10月开始筹办的,租房、装修、买家具、整修校园等,都是自己投资。1997年3月具备办学条件,市教育局才颁发办学许可证。学校挂牌后,因流动资金不足,自己曾和金明灿借钱,“他说你挣钱了付我高息”,因为不知需多少钱,再加上关系好,两人没签协议。此后,学校不景气,金明灿陆续将钱取走。数年后,学校好转,金明灿多次向学校借钱,考虑到金帮助过他,就借了,这也是一直没还金明灿1996年借给自己那10万元的原因。再后来见学校赚钱,金明灿开始主张曾经的借款是投资。

目前,金明灿与吴乃信对华林学校的权益纠纷案,法院正在审理中。

TAG标签:

文章标题:河南一民办校校长被判刑后改判无罪,被关千余天获赔近50万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yangxw.cn/newszx/525335.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

濮阳新闻